星河长明 第33章 同床共枕

小说:星河长明 作者:金陵城中鱼 更新时间:2022年09月23日 09:54
  苏绾绾自从知道了夏星冉要和林南山、白墨琰一起做著名的左心室减容术,并且还要全球直播公开表演的消息后,气的浑身仿佛一团正在遭受炙烤的碳,在炉盖之下,滋滋滋的随时都要爆裂。

  她越想越气愤,直接冲上了二楼,也不敲门,一脚踢开了苏礼纯的房门,大声质问:“爸,您到底哪根筋对不上了,当时招聘考试时怎么能把夏星冉放进我们医院呢!”

  苏礼纯正在擦拭着苏绾绾母亲的遗像,对于蛮横不讲理的苏绾绾,脸上并没有产生多大的波澜。

  “亏您还好意思擦拭我妈的遗像,妈妈是因为什么死的,爸您都忘了吗!”苏绾绾颐指气使的走到了苏礼纯面前,看见相框里的黑白照片,眼里闪过深深地刺痛。

  苏礼纯眨了眨眼睛,将泪水逼了回去,把擦的锃亮的遗像,小心翼翼稳稳的束之高阁后,缓缓的转过身。

  “绾绾。你要是心情实在不好,就开车出去逛逛,憋着对身体不好。”苏礼纯从书架上拿下一本《乳腺癌预防指南》,坐在窗边认认真真阅读起来。

  “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废物爸爸!”苏绾绾气极,已经顾不上体面规矩,气鼓鼓的甩脸就走。

  苏礼纯翻书的手一顿,对苏绾绾道:“绾绾,有些事差不多就行了,凡事留条后路,对你对她都好。”

  “不用你管!”苏绾绾扭头对着苏礼纯大喊了一声,咚咚咚的跑下了楼。过了一会儿,苏礼纯听见汽车发动的声音。

  他伸头朝楼下看了一眼,皱眉问向来打扫卫生的保姆道:“绾绾怎么突然换了一辆车?”

  保姆忙歉身回道:“回苏先生的话,小姐常开的那辆车前几天开出去便没开回来,我也不敢问。”

  苏礼纯哦了一声,没大在意,低头继续看书。

  ……

  苏绾绾一个没留神,车已开到白家。白正谦正在庭院里乘凉,见是苏绾绾,忙亲自打开大门将她迎了进来。

  “这车太烈了,我开不惯,还是把我原来的给我吧。”苏绾绾心绪不佳,将车钥匙还给白正谦。白正谦低头浅笑,命人从白墨琰的屋子里拿出了苏绾绾原来的车钥匙。

  “绾绾,白伯父知道你在为了左心室减容术的事生气。说到底啊,你还是太年轻了。”白正谦请苏绾绾坐下,命人现煮一杯咖啡端上来。

  苏绾绾环顾四周,生怕白墨琰出现,会听到不好的内容,有损她在他心里的形象。

  白墨琰端起茶杯,吹了吹浮沫,抿了一口,缓缓放下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接着他露出了然于胸的笑意:“家里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
  白正谦洞察一切的犀利眼神犹如X射线,将她从里到外看个清楚,这让她觉得很不舒服,因此不自然的偏了偏头。

  “左心室减容术可不是那么好做的。放眼国际,也是寥寥无几。更何况,这次的病人是个怀孕7个月的孕妇。听林南山的意思,是准备再拖两个月再做手术。”

  白正谦扶了扶眼镜,双手交叉搓了几下,阴恻恻的笑道:“这两个月内科的治疗但凡出了一丁点差池,患者都根本撑不到怀孕九个月做手术。”

  他抬起头看了眼黑的能挤出墨的天,喉结微动,漆黑的瞳孔中尽是压抑狠戾。

  “绾绾哪,看问题要纵观全局,不能只看眼前的一亩三分地。在咱们这个系统,最是失之毫厘,差之千里。”

  白正谦从碟子里夹了一块方糖,扔进苏绾绾面前冒着热气的咖啡里。溅出的咖啡烫的苏绾绾立刻回了神。

  她反复咀嚼了白正谦刚刚的几句话,神色忽然明媚起来,显得神采奕奕,和刚刚判若两人。

  “多谢白伯父教导,绾绾明白了。”苏绾绾喝了一口咖啡,朝白正谦点头致谢,然后提着自己的包,心情愉悦的回了家。

  风驰电掣间,她紧握方向盘的关节泛出青白色,配上她眼底涌动的血色,着实令人胆寒。

  “夏星冉,血债就应该血偿。这是你欠我的!”苏绾绾扯了扯嘴角,眼中写满了疯狂和偏执。

  ……

  凌晨一点。

  韩辰洛笔挺的站在夏星冉门外,听着她翻来覆去,夹杂着叹气的哭声。明明晚饭的气还没消,此刻心里却只剩下担心。

  他倒了一杯开水,将自己给她买的中医助眠药包放进去,然后轻轻叩响了夏星冉的门。

  屋子里顿时传来惊恐的询问声。韩辰洛眉头绞在一起,柔声说了句是我。

  等到韩辰洛手臂发酸的时候,夏星冉终于开了门。即使她刚刚紧着扑了一层晚安粉,韩辰洛还是立刻捕捉到了她微红的眼眶和鼻头。

  “姐姐,这里面是酸枣仁和远志,我问了中医,对治疗失眠很有帮助,而且不像安眠药伤害身体。这会已经温了,姐姐快喝吧。”

  他的双眸清澈如水,流露出令人信任的温和之色。微翘的唇边带着淡如清雾的笑意,与泛着笑意的眼角协调一致。

  夏星冉屈服于这样暖意恒生的温柔里。她伸出双手,环抱住了韩辰洛的腰,语气哽咽的对他说了句谢谢。

 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韩辰洛的笑容瞬间僵住。他张开手臂,愣愣的看着怀里的夏星冉,不敢再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。

  等到僵硬的双手提醒他的时候,韩辰洛才轻轻戳了戳夏星冉的后背,喊了两声。见夏星冉毫无反应,他低头欲再喊,耳边传来了夏星冉均匀的呼吸声。

  她竟然就这么站着抱着他,在他的怀里睡着了!

  韩辰洛先是微微吃了一惊,然后开始傻乐,脸上一副迁就纵容的模样。

  他动作轻缓的下腰将水杯先放下,然后抱起夏星冉往床铺走去。

  夜深人静,星月暗淡。

  暖黄的小夜灯下,韩辰洛看着身旁侧躺在床上的夏星冉。

  一头乌发如云铺散。尽管熟睡,却仍抹不掉眉眼间拢着的云雾般的忧愁。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,樱桃般红润的唇,惹人怜爱。

  他突然就想要放肆这么一回,于是他也拱进了夏星冉的薄被中,和她贴着脸,也闭上了双眼,甜滋滋的进入了梦乡。

  ……

  翌日中午。

  夏星冉打了个哈欠,伸着懒腰坐了起来。意识模糊间,她突然意识到这是工作日!呼吸一紧,赶紧翻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请假。

  看到微信,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。原来韩辰洛已经替她请了假了。

  这孩子,还挺心细的嘛。夏星冉内心夸赞了一句,麻利的换了套衣服,穿着拖鞋走出了房间。

  厨房里依旧是做的好好的早餐和午餐。便利贴上,是韩辰洛一如既往俊逸的笔迹。

  夏星冉端过午餐,坐在桌边吃了起来。她恍惚想起昨晚的事来,面上渐渐又起了热潮。

  她猛地一拍自己的脑门懊恼道:“完了完了完了,我怎么还主动投怀送抱起来了。臭小子一定高兴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!”

  她快速的秉承了三光政策,漱了口,便打车往A市高级中学而去。

  门卫保安略抬了抬眼,便放了夏星冉进去。嘴里吐槽着,那小子不是听说成绩变好了,这怎么又被喊家长了。

  夏星冉抿唇一笑,没有回话,直接往郝甜所在的高三一班走去。

  郝甜的班主任对夏星冉的到访甚觉奇怪,因此多加阻挠。毕竟,韩辰洛可不是什么好的形容词。

  夏星冉无法,只得走到教室门口,对郝甜招了招手。郝甜像是等待了许久一般,立刻就从教室里冲了出来。

  她将夏星冉拽到女洗手间,旋即眼泪立刻掉了下来,拽着夏星冉的手腕,半跪着痛哭道:“姐姐,救救我。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星河长明,星河长明最新章节,星河长明 xuanshu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