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送久辛奈离开后,炎门将趴在地上被打成猪头的绳树扶起来。

  只见他幸灾乐祸道:“怎么样,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了吧?”

  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绳树老实的点点头,随后他像是没有长记性一般,居然也是幸灾乐祸的样子,对炎门说道:“久辛奈和我姐姐一个德行,你找她当女朋友,你惨了……”

  “我现在只是说了句话就被打成一顿,你以后岂不是得天天进医院?”

  很多时候,人的快乐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,只要想到别人比自己惨,他就会开心很多,就比如绳树现在这样。

  绳树说完,炎门便笑眯眯的回道:“本来我想全部帮你治疗一下的,但我现在改主意了,其他地方我可以帮你治疗,但是你的猪头,你自己想办法吧。”

  “!

  ”绳树惊了,他刚才说了些什么东西,这下好了,又得罪一个。

  “别别别,炎门,你赶紧帮我把脸治疗一下,不然我今天没法出门见人了啊。”

  “休想,我上一秒才问你懂不懂什么叫做祸从口出,结果下一秒你就对我幸灾乐祸起来,你是真的记吃不记打啊。”

  随后,炎门真的只是给绳树治疗了一下身体上的伤,但对于绳树的猪头,炎门碰都没碰一下。

  必须让绳树长长记性!

  ······

  “炎门,你就给我治疗一下嘛,我知道错了。”

  绳树此时正顶着个大猪头像个女生一样在炎门旁边“撒娇”,引得炎门一阵反胃。

  “走开!”炎门当即呵斥道。

  说完他拔腿就要离开,却不想绳树直接抱住他的腿不让他走,“不帮我消肿,你别想跑。”

  炎门低头看着绳树,说道:“你是不是也想学自来也?”

  绳树愣了一下,“自来也大哥?他怎么了,我干嘛要学他?”

  炎门恶狠狠道:“学他躺在医院啊,你还不知道吧,刚才他险些没了半条命,你要不要也试试?”

  此话一出,吓得绳树连忙松开收,卧槽,炎门现在那么凶残吗,对自来也大哥都下如此狠手?

  见到绳树被唬住,炎门暗笑一声,便表面还是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我现在来是想通知你,让你做好准备,不出意外的话,这一届千手族长将由你来担任。”

  “嗯?”绳树呆住,他问道:“什么千手族长,这不应该是由姐姐担任吗,而且现在千手一族就剩下我和姐姐两个人,这样的族长当来有什么意思,我还能命令姐姐不成?”

  “谁告诉你千手一族只剩下两个人?”

  绳树理所当然的说道:“这还用说吗?你看看我们族地之内,除了我和我姐姐,还有其他人吗?”

  炎门瞬间恍然,“纲手老师她还没有跟你说啊?”

  “说什么?”绳树一头雾水。

  “呃。”炎门想了想,反正今晚就要召开会议了,索性把一些情况给绳树讲清楚吧,省得他到时候一惊一乍的。

  “我们先找个地方坐下慢慢说吧。”

  随后炎门带着绳树到一旁坐下,紧接着说道:“是这样的,其实千手一族现在除了纲手老师和你,还有其他族人……你先别急着说话,听说把话说完。”

  见绳树想要打断自己,炎门连忙阻止她。

  “要在十几年前,二代火影,也就是你二爷爷去世后,千手一族日渐衰败,族人也越来越少,后来按照计划,你奶奶她将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族人化整为零,全部改名换姓,融入了木叶之中。”

  “因此,在木叶之内,还是有不少千手族人的,比如我和水门就是,我们的父亲原本叫做千手祭,当年他离开千手一族时还不到十岁。”

  听到这儿,绳树再也忍不住了,他站起来,一脸震惊的看着炎门,难以置信地说道:“你等等,你刚才说什么?你和水门也是千手后裔?”

  “对啊,不然你觉得我是怎么突然觉醒的木遁。”

  “靠!”绳树彻底坐不住了,如果说炎门是因为体内的血脉觉醒的木遁,那么他作为初代火影的孙子,怎么没有觉醒。

  “你等一下,你让我缓一下。”绳树抬手制止想要开口的炎门,他道:“也就是说,除了我和姐姐之外,我们还在其他族人,只是现在他们改名换姓了,是吧?”

  炎门点点头。

  接着绳树又问道:“你和水门的父亲也是我们千手一族的一员,所以你们身上同样流淌着千手一族的血脉,对吧?”

  “所以你不应该叫做波风炎门,而是应该叫做千手炎门?同时你还觉醒了木遁,那为什么说是我担任族长,而不是你?无论怎么看,你都比我有资格吧?”

  绳树一连串问出一堆问题,尤其最后一拐弯就跑到了族长这个问题上。

  炎门揉了揉太阳穴,说道:“呃呃,因为我和纲手老师都不想当,所以就只能你来咯。好了,你不用想太多,只要做好心理准备就行,一个族长而已,小意思。”

  拍了拍绳树的肩膀,炎门便径直离开了,至于说绳树愿不愿意的问题,他的意见并不重要,老实接受安排就什么事也没有,不愿意……那就挨完揍之后再接受,反正最后结果都一样。

  ······

  转眼间,时间来到晚上。

  此刻,纲手已经回到了千手族地。

  一间曾经作为千手一族经常作为开会地点的房间内,陆陆续续有人抵达。

  人数并不是特别多,但能够参加此次会议的,最少也是特别上忍以上的存在(指实力),剩下那些实力不怎么样的,或者干脆连忍者都不是的,纲手并没有让人通知他们。

  人一多,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,他们现在又不是要马上重建千手一族,一开始还是要低调一些,先商量好计划再说,一步一步来。

  绳树作为指定的族长,他早早就在这里等着,每个人到来的人都由他负责接待,原因无他,混个眼熟。

  不多时,神田真秀来到,紧接着炎门带着水门也出现了。

  伴随着炎门两兄弟的到来,房间内的气氛一下变得热闹起来,众人纷纷叫道:“炎门大人。”

  炎门环顾一圈,微微抬手,笑道:“不用那么隆重,今天我可不是主角,都坐下吧。”

  又过了一会儿,所有人到齐之后,纲手终于出现了。

  纲手的出现,把气氛带到了高潮,所有人纷纷站起来,热切的望着纲手。

  终于,千手一族又迎来一位火影,并且下一任很有可能也是来自千手一族,他们的内心一时间难以平静。

  快了快了,他们千手一族就快要恢复到鼎盛时期了!

  一族四火影,就问一句,还有谁!

  众人激动不已。

  纲手向众人点点头,然后示意众人坐下,随后,会议开始。

  ······

  与此同时,另一边。

  田之国。

  三代雷影带着部下一路追着大野木他们,哪怕是到了田之国,好像也没准备放弃。

  从田之国过去就到霜之国南部了,再继续往西就进入泷之国,最后就是土之国。

  目前岩隐派出的援救部队已经出发,如果云隐不想引发新的一轮大战的话,那他们很有可能追到霜之国就会停止。

  大野木趴在老紫身上,两人漂浮在半空中,前者回头望向身后的三代雷影,破口大骂道:“雷影,都追到田之国了,你还不放弃,你到底想怎么样?下面就是火之国,你难道就不怕木叶趁着我们双方两败俱伤的时候跳出来一网打尽吗?”

  跑了两天,岩忍的数量再度锐减,从开始的一千七八百人到现在的八九百人,直接减少了一半!

  现在活下来的这些,一个个也近乎筋疲力尽,要不是求生本能迫使着他们,他们早就跑不动了。

  当然,云隐其实也没好到哪里去,同样累得够呛。

  甚至有的云忍已经产生不想再追的念头,全力跑了两天,都快吐了。

  而且他们不仅仅只是跑,每当有岩忍掉队,他们就会战斗一番,认真算下来,他们比岩忍还累,毕竟岩忍只需要一个劲的往前跑就行。

  “我要你们偿命!”

  只要回想起云隐村被破坏的场景,三代雷影就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,恨不得追上大野木,然后弄死他。

  但大野木这个老小子能飞,就很恶心人。

  而且他之前和波风炎门战斗受到的伤还没有恢复,前面又和大野木多次交手,一连串下来,他现在也是有心无力,但让他眼睁睁的看着大野木跑掉,他又不甘心。

  可恶!

  要是之前没受伤就好了,都怪那个该死的波风炎门!

  此刻,三代雷影都不忘在心里咒骂炎门,在他看来,要不是炎门,他早就追上大野木并把大野木揍死了,甚至一开始就不给岩忍撤退的机会。

  大野木脸色一黑,张口就道:“雷影,你个莽夫,事到如今,我也就不瞒你了,其实这件事我和木叶早就商量好了,由我们率先偷袭你们云隐,不成功也没关系,我们也可以引开你们,现在的话,呵呵,波风炎门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在你们云隐村大肆破坏了。”

  “什么!?”

  听到这儿,雷影瞬间有些心神失守,速度一下慢了下来。

  雷影尚且如此,其他云忍更是瞬间慌了,密密麻麻的细汗出现在额头上,心想,不会吧?土影说的是真是假?

  岩忍真的只是诱饵,故意引诱我们离开?

  一个个疑问在一众云忍心中产生,同时他们的脚步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。

  见状大野木心中一乐,哈哈哈,有效!唬住他们了!

  果然,云忍都是一群四肢发达的家伙,也不想想,为了木叶,我们怎么可能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。

  紧接着大野木趁热打铁道:“呵呵呵,雷影,如果我是你,我会毫不犹豫的撤退,这个时候回去,说不定还来得及,再这么拖下去,云隐就要被木叶搬空了!”

  “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!”

  大野木的话好像真把三代雷影他们给吓到了,他们突然就止步不前,而前面的岩忍还在不停的跑。

  实际上,大野木的话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但更多的还是因为大部分云忍都不想追了,实在是太累了。

  而且他们此次的战果斐然,三四千人的岩忍部队到现在只剩下不到一千人,不管怎么看,这一次他们都算赢了,再这么追下去,万一真的如同大野木所说,木叶跑出来捡便宜,那他们就惨了。

  以他们现在的状态,一旦面对木叶,绝对会被碾压。

  更何况,大野木还说木叶正在偷袭他们大本营,虽然他们也知道大野木的话没有多少可信度,但万一呢?

  万一是真的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  于是在种种顾虑之下,云忍们一致停下脚步,静静等待雷影做出决断。

  看着越跑越远的部队,半空中的大野木和老紫同时松了口气,尤其是老紫,他真的没想到,大野木这样也能忽悠住云隐?

  云隐怕不是傻子吧?

  大野木笑呵呵的对下方的三代雷影说道:“雷影阁下,回去吧,我真的没骗你,你回去如果碰见木叶的人,记得帮我转告他们,回头战利品记得分我岩隐一半,哈哈哈……”

  大野木说的有鼻子有眼,煞有其事的样子。

  三代雷影目光一沉,转头对旁边的一位精英上忍说道:“你马上带领一部分人撤回去,剩下的人跟我继续追!”

  三代雷影一咬牙,觉得不能完全相信大野木,这个家伙说的话十句有八句是假的,但也不能不妨,于是他决定让一部分人先撤回去,他率领其他人继续追击,绝不能让大野木如此轻易跑掉。

  否则以后其他人有样学样,也来偷袭云隐怎么办,必须还岩隐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,顺便也可以向其他人发出警告。

  “是!”

  被三代雷影点到的那名上忍没有迟疑,直接掉头,召集一半部队随他返回云隐村,剩下的在三代雷影的带领下,继续对岩忍展开追击。

  见此情景,大野木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,忍不住怒骂道:“雷影这个莽夫!”

  ······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木叶:开局绑定波风水门,木叶:开局绑定波风水门最新章节,木叶:开局绑定波风水门 77dushu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